低害卷烟争议真相科学的帽子利益的底子

2019-07-22 03:17:01 来源: 陕西信息港

“低害卷烟”争议真相:科学的帽子 利益的底子

近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旭日干表示,该院修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办法,将“烟草科学与工程”予以删除。不过,对于“烟草院士”谢剑平,中国工程院的态度是“现在还不能撤销”其院士称号,因为未发现其提名材料及所获奖励造假。   此番表态并不能让控烟人士满意。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教授杨功焕指出,“减害降焦”的研究本身就是一个骗局,国际上早已证明那是烟草企业的营销把戏,谢剑平却能以此获得院士头衔,而中国工程院也拒不改正错误,问题很严重。   之前,中国毒理学会副理事长廖明阳声明,学会当前未授权任何烟草企业使用“中国毒理学会”的名称,也未签署有效授权或合作协议。学会同仁深知吸烟危害健康,支持控烟事业,将对利用学会名义进行烟草营销活动的企业追究相关。   在不同的时间里,广东五叶神、江西金圣这两家烟草企业都声称获得过中国毒理学会认证,从而使其“低害卷烟”产品显得更“科学”,对吸烟者形成很大吸引力。   在中华预防医学会伤害预防与控制分委会副主委吴宜群看来,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盗用维权纠纷,而是一场漫长而艰难的斗争。“这场斗争关乎数以亿计人的健康权益,数以亿计的丰厚利润,以及无从估价的科学的清誉。”她说。   “减害降焦”成为烟草业发展的新旗号   随着吸烟有害健康的认识深入人心,烟草业在全球范围内不得不收缩阵线。尽管欧美烟草大企业挖空心思地挣扎,先后发明了过滤嘴和混合型卷烟,但却无法真正改变推销死亡的行业本质,也就难挽颓势。在美国,联邦法院甚至要求烟草企业在媒体上刊登广告,承认把低焦油和淡味卷烟作为比普通卷烟危害小的产品进行虚假广告宣传,蓄意欺骗了美国公众。所有卷烟都会导致癌症、肺病、心脏病和早逝,淡味卷烟、低焦油卷烟、超淡味卷烟和天然卷烟无一例外。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中国烟草业却能风景这边独好。中国不仅占据着卷烟产量世界的位子,销量也是世界。3.5亿吸烟者抽掉了全世界40%的卷烟。尽管每年有110万人因烟害而死,但是这个行业依然在“上水平”“培育品牌”。更为奇特的是,不管其主管部门,还是相关企业,都将“减害降焦”列为主要任务,并称获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广东五叶神声称,其使用的“神农萃取液”充分运用了中草药资源,结合现代提取分离技术,将吸烟所产生的主流烟气作为整体外源性化合物,采取有效的拮抗措施,以降低吸烟对吸烟者的危害性,提高了卷烟的安全性。五叶神卷烟具有避免肺组织损伤、心脏病和其他疾病发生等多种功效。在吸食者的生理表现上主要是口感好,不咳嗽、不起痰。   该公司还声称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国家测试分析中心、中科院动物研究所、云南药品检测研究所等权威科研机构参与了相关科研检测工作。该公司大事记公开表明,2002年11月,它还获得了中国毒理学会“低危害卷烟”认证。其减害技术更是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   这一切让作为后起之秀的五叶神产销量迅速攀升。自1999年以来,五叶神累计销量逾200万大箱,合1000亿支,被称为“创造了一个工业神话”。   江西金圣与其相类似,也打着中药入烟降低危害的旗号,通过和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中国毒理学会合作,塑造自己“低害卷烟”的形象,从而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回报。金圣宣传其卷烟具有增强机体细胞抗氧化功能、保护细胞膜、稳定细胞内环境等多种生理、生化功能,与卷烟烟气具有较好的协调性。   金圣的总经理郑伟表示:“‘中式低害’卷烟属于烟草未来的消费趋势,是应用中式的烟草减害技术,具体说是应用了中华民族悠久的中医和中医药学文化传统,同时又不断与时俱进,吸收了现代生物工程技术和卷烟生产工艺。在这个领域,中国人,而且只有中国人能够做得,因此,只要我们做到国内,实际就是。”   金圣的销量略低于五叶神,但18年来也超过了200万大箱。它也是江西省一个上缴税金过100亿元的单一品牌,贡献工商税利比重占全省财政收入的1/14。   除了五叶神和金圣,中南海、红双喜等也在孜孜不倦于“低焦事业”。事实上,在烟草业已成夕阳之势时,低焦油卷烟正在成为它的新增长点。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低焦油卷烟销量为88.6万箱,同比增长54.9%。2011年1~11月,烟草行业低焦油卷烟累计销售327万箱,同比增幅405%。2012年1~10月,低焦油卷烟的产销量同比增长均超过80%。   “烟草院士”受到广泛质疑   除了烟草企业风光八面外,相关研究者也名利双收。谢剑平就是其中之一。他正是凭借开发“减害降焦”新技术而被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进入中国科技界殿堂。五叶神“神农萃取液”即是其杰作。   然而,自谢剑平的名字进入院士之列起,社会各界的反对之声就从来没有平息过。这是中国工程院历史上所没有过的。中国控烟协会先后6次致函该院,阐明所谓的“降焦减害”是多年来烟草业为诱导吸烟人士消费烟草制品所惯用的营销策略,降焦根本不能减害,建议其秉持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撤销谢剑平的院士称号。   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庆承瑞则指出,50多年世界性大量样本研究和统计证实,吸烟有害,而且成瘾,一切所谓的减少有害成分如焦油,或自由基等等的努力,已被证明是无效的。谢剑平以一个超乎寻常的结论挑战此共识,需要超乎寻常的证据,可是他的工作没有做到这一点。“神农萃取液”有关介绍明确写道,其达到的效果是“口感、低害第二”。既然它的主要目的是改善烟的口味,求得市场的扩大,那无异于给人服毒的同时,还声称给了“解药”,而这“解药”能否解毒是次要的,重要的让毒药口味更好。   近日,中国毒理学会脱身“低害卷烟”漩涡后,其副理事长、毒理学家郑玉新则以个人名义表示,五叶神添加的“神农萃取液”并不能降低卷烟的危害,提高人体的安全性。他说,五叶神所提供的依据一个来自大小鼠的动物实验,一个来自体外研究,这都无法证明其广泛宣传的结论。“按照毒理研究的要求,动物实验、筛选实验后面还得有慢性试验、致癌实验和人群研究,可是他们都没有。”   他还强调,如果一个公司生产的产品自己声称健康风险更低,他们必须证明这种产品确实降低了健康风险,他们必须提供科学证据表明该产品的健康风险更低。而初级的、常规的致死急性毒性指标,目前不能得出中药卷烟对人健康危害减低的结论。并且,这个结果被高级的人群研究结果否定了。   然而,这样的结论已被应用于卷烟生产和宣传材料中。“我认为急性的毒理学指标和体外筛选实验的局限性是被有意或无意地忽视了。”郑玉新说。   即便在中国工程院内部,争议也非常大。该院院士秦伯益与钟南山、巴德年联合103名院士,上书工程院要求取消谢剑平的院士资格。他还在一次会议上当面问谢剑平关于毒理和减害效价等问题,谢“没有回答一句”。   对于中国工程院的表态,秦伯益表示不能认同。“谢剑平的工作不是没有造假,是造了假的。目前的调查结论没有回答质疑者的问题,答非所问。”他要求工程院进一步责成调查组深度调查,并公布调查结果。   秦伯益期望谢剑平能够主动请辞,他说,否则,今年6月的院士大会上,他将建议工程院修改相关章程,再根据新规定对已经是院士的人启动撤销程序。   科学与利益的分裂   “谢剑平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现象。”吴宜群在仔细分析了谢剑平的相关着作后发现,一方面,他否定焦油是评估健康的风险指标,认为它不能可靠地反映卷烟的危害变化;另一方面,他却吹嘘自己对降焦的贡献,在给工程院的提名书上把为烟草业制定“减害降焦”的方案视作的成绩。另外,谢剑平在其着作中明言,烟草烟雾中有多达8000种化合物,有些尚未完全认知。可是,他又断言只要确定7种化合物就可以评价卷烟危害的高低。   “一开始我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吴宜群后来想通了,“谢剑平身在烟草业,拿着烟草业的工资,使用烟草业提供的资金,自然做着烟草业需要的事情。他恰恰证明烟草业的利益与公共卫生政策之间存在着根本不可调和的矛盾。”   曾为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的杨功焕做了多年的流行病调查,她深知,“低害卷烟”这类产品变着法地促销,是40年前国际烟草商的故伎重演,所不同的是外国添加薄荷等香料,中国加的是中药。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政府已经禁止这种蓄意欺骗的产品,但在中国却通行无阻。这看似是科学真伪之争,其实背后全是利益推动使然。   “没有那个行业愿意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即便是像烟草这样推销死亡的,毕竟它的暴利太让人难以割舍了。然而,中国有自己的国情。那就是特殊的政企合一的体制。国家烟草专卖局和中国烟草总公司是一套班子、两个牌子,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杨功焕说,吸烟上瘾的不仅是烟草吸食者,还有相关政府部门,“当然,他们是对烟草带来的丰厚利润上瘾”。   公开数据表明,2010年,中国烟草税收收入超过6000亿元。2011年,这个数字达到7500亿元。   不过,杨功焕有另一种算法。她和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共同牵头的一项研究表明,虽然烟草制品能够带来巨额利税和庞大的就业人数,但是它造成的健康危害以及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更大,两者的差值为618亿元。   在杨功焕看来,现在是必须作出选择的时候了。“一方面,我们已经加入《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向世界承诺要控制烟草的扩散;另一方面,我们却让谢剑平当选院士,放任他的研究去增进卷烟的销售以获利。这种分裂的局面不能再持续下去。”

广元哪家治癫痫
西藏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
海口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专科医院在线咨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