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魔法时代 296.制作硬皮甲

2020-02-15 20:26:37 来源: 陕西信息港

我的魔法时代 296.制作硬皮甲

即使是在盛夏的时节,傲慢之塔门口的广场上的行人也并不算多,这里被称为魔法师的殿堂,在帝都人的眼中是非常神圣的地方,很少有人闲逛的时候愿意到这里来。

榆林大街与广场相邻,尽管大街上的马车川流不息,行人如织,但是在傲慢之塔前面的广场上,却是显得冷冷清清,两排巨大圆形大理石石柱孤零零地立在广场上,摆成了两道弧线,石柱之间有条形云石相连,那些石头上刻有各种图案的浮雕,每一组浮雕都记载着一个故事。

气势恢宏的傲慢之塔顶端的那座法师塔直插天际,与其它六座法师塔共同支撑着帝都整个防御型魔法阵。

湛蓝色的天空上只是飘着几缕白云,一排青尾白头鹭从浮空的皇城边上飞过,被一只从王城城墙上探出头的狮鹰看到,一声啼鸣之后,将那些白头鹭吓得四散奔逃。

刺眼的阳光落在广场上,将灰白色的花岗岩石板晒得滚烫。

琪格穿着一身宫廷长裙从魔法篷车上走下来,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她盘着黑色如缎子一样顺滑的头发,手里抱着一本魔法书,另一只手轻轻地提着裙摆,步履十分轻盈,脖颈上的那颗红宝石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塔卡玛举着一把黑伞从篷车里走下来,将琪格头顶上烈日遮挡住,她穿着一套紧身皮甲,将苗条的身材衬托得非常修长而匀称,她的脑后扎着一条马尾,在发梢的末端还束着一根发带

,走起路来,那根浅棕色的尾巴在不停的跳动。

琪格一眼就看到站在石柱阴影里的我,迈步向我走过来,“不是说,今天有事不能来吗?”

我靠在大理石柱上,感受着石柱上的那一丝清凉,对琪格说:“是啊,不过上午还有一点时间,正巧想到了一些事情,就来研究院这边找了一下耶基斯学者。下午和人约好了的,去拜访一位朋友,要不要一起去?”

琪格瞟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地问:“你确定要和我一起?”

我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辨说:“额……最近还是低调一点的好,那一位现在恐怕已经成为格林帝国的英雄了吧,若是被他现在知道了我们的事,他会不会在怒发冲冠之下,丢弃手里的军队,直接从军阵前杀回来?”

她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反问:“是不是感觉到有些压力?”

我有些愕然,然后问自己:真的有压力吗?

“要不然我们就随便地在一层魔法材料交易市场里面逛逛吧!”琪格看着傲慢之塔的大门说道。随后她又说:“你的那些沼泽巨鳄的皮革,不是还要制作一批硬皮甲吗?现在那些制皮铺子生意很萧条,倒是很不错的时机。你不是还有一张亚龙皮革吗?想好了用来干什么了吗?”

我说:“最好做一身皮甲,毕竟是亚龙皮革,应该可以制作一套不错的魔纹构装!”

琪格笑吟吟地说:“一边是忠心耿耿地性.感兽女,另一边是楚楚动人的卡特琳娜,我真是很期待你这件亚龙皮甲做出来之后会送给谁。”

我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能是我自己,你看我其实也很喜欢穿皮甲。”

琪格接着就又问道:“难道你就那么不喜欢穿魔法长袍吗?你知道魔法长袍对于魔法师来说有什么样的作用吗?”

“当然知道,因为魔法长袍的魔法刺绣里面拥有加快恢复魔法力速度、加快施法速度、增加魔法池容量、增加魔法防御力等等,关于这些方面的魔纹法阵。”我想了想说道。

随后又说:“不过我觉得这些属性皮甲一样可以做出来啊,而且我觉得皮甲比魔法长袍看上去更结实一点。”

“哼哼……”

琪格只是发出两声鼻音,就从我身边走过,这算什么?

走在傲慢之塔的一层魔法材料交易大厅里面,看到一些魔法草药商店在门口张贴着告示牌,上面写着草药商店里所拥有的魔草信息,在这个牌匾最上方,写着非常醒目的几个字‘大量回收魔法草药’。现在魔法市场上最稀缺的就是魔法草药,原本上只有治疗类魔法草药稀缺,到了两个月之后,这种稀缺已经蔓延至整个行业。

细究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一直以来,七成以上的魔法草药来源于诸多未开发完全的位面,如今这些位面纷纷陷于战火之中,很多盛产魔药的位面早已停止供应魔药,因而导致了魔法草药的稀缺。

其实,其他的魔法业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波及,很多拥有诸多位面的大领主们纷纷陷入战乱之中,各大矿场纷纷停止开采,这样直接导致了魔法金属的价格不断上涨。

魔兽皮革与材料方面再价格上波动也很大,这些魔兽材料价格的高低起伏,直接与各个位面战事的进展有着直接的关系。

有些位面战争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那么某种魔兽材料就会成批成批的运回格林帝国。

有些位面战争陷入了泥沼,格林帝国的军队不断的溃败,那么这个位面上就不会有任何的魔兽材料产出。

看到傲慢之塔一层显得有些萧条的大厅,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条街上有很多制皮铺子,不过很多店铺已经陷于半歇业的状态,那些晾晒皮革的木架子大半已经被收起,折叠起来堆得像是柴草垛一样,往日那种熟皮子浓烈的药水味道不在那么辛辣刺鼻,琪格面上罩着一条白色的纱巾,走进一家看起来店铺规模绝对不算大的制皮铺子。

店铺门口的侍者坐在木凳上,身体靠着门框一个劲儿的打瞌睡,他的头就像是秋天稻田里的麦穗,被风一吹就慢慢地沉下去,这阵风过去了又会浮上来,就像是麦浪。

即便是琪格跨门而入,也未能惊醒这位侍者。

我跟在琪格的身后,跨过门槛的时候,用鞋跟磕了一下门槛,发出一声‘砰’的响声,将那位侍者从睡梦中一下子惊醒。

他慌乱地左右四顾,然后才发现店铺里已经站着三位客人,揉着惺忪的睡眼,头脑显得还不算那么清晰。他向前走了两步,刚想要对我们开口说话,蜥人侍女塔卡玛微微转头,金色眼眸中冰冷的目光与这位侍者对视,让他像是被一桶冰水迎头浇下来,浑身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

顿时,那位制皮铺子门口接待的侍者清醒了过来,他的目光落在我和琪格胸口的研究院的魔法徽章上,琪格的那枚徽章显示她是研究院里的大学者,而我则只是一位魔法师助手,至于塔卡玛则只是一位贴身侍女。

在帝都,很多时候,辨别身份的唯一凭证就是胸口的徽章,这些徽章可以同时佩戴,也可以只佩戴一种,像我就同时拥有数枚徽章,最主要的有:

魔法师徽章,这枚徽章显示着我的魔法师身份与等级。

伯爵贵族勋章,这枚徽章证明我的贵族身份与勋位等级。

皇家魔法学院徽章,这枚徽章意味着我就读于皇家魔法学院。

帝都研究院助手徽章,这枚徽章可以让我自由出入魔法研究院。

剑与玫瑰社团徽章,水系魔法同盟徽章……等等。

当然,这些徽章并不需要全部挂在胸.前,但是佩戴一些重要的徽章出门,却是必不可少的事情。

“哦,尊贵的魔法学者,欢迎您来庞贝制皮商店。”

“我们这里拥有帝都最好的制皮匠,如果您有什么定制皮甲,修复皮甲,或者是购买皮甲片,那么您就算是来对地方了,不过介于庞贝位面的陷于战火之中,我们这里的皮革货源已经被掐断,本店火蜥蜴皮革已经全部售罄,目前不接收火蜥蜴皮甲制作订单。”

我看到制皮铺子里的柜台后面有一张躺椅,一位穿着背带皮裤的制皮工匠躺在躺椅上睡得正香。

于是走上起对那位侍者问道:“你们这能够代加工皮甲吗?我想要带料加工一批沼泽巨鳄的皮革,恩……做一些硬皮甲,能接单吗?”

也许是太久没有生意了,那位年轻的侍者迟疑了一下,然后才欣喜若狂地回答道:“额……当然!您是自己带主要材料?”

我肯定地说:“是的!”

那位躺在椅子里的制皮匠忽然站起来,对我回答道:“这没问题,有活干的时候,真是太好了,我整天躺在椅子上,浑身都快要生锈了。”

制皮匠师舒展了一下浑身的筋骨,一脸期待地向我看过来。见到制皮匠准备亲自接待我,那位侍者退回到了门口。

我对那位制皮匠寻问:“这个价钱怎么算?”

制皮匠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可不可以先看看皮子?”

制皮里面的说法很多,尤其是皮革成色的好坏,直接影响到了制作皮甲的难易程度。

所以我爽快地回答说:“当然。”

随后,我从魔法腰包里抽出一捆沼泽巨鳄的皮革,解开系在上面的绳子,将整张鳄鱼皮革铺到地上,这是一张非常完美的沼泽巨鳄皮,制皮匠看到这张皮子的时候,一眼就被它吸引住。

“多好的皮子啊!这是一张非常完整的沼泽巨鳄的皮革。”看着沼泽巨鳄的皮革,制皮匠赞叹道。

随后他转过身,钻回柜台里面,从一处书架上找到一册羊皮纸,然后将它放置在我面前的柜台上,随手将书页展开,对我介绍说:“这边图册上有硬皮甲的样式,根据样式的不同,每件皮甲制作难易程度会有一些差别,价格也会有些微弱的差别,还有就是后期对于剩余边角皮料的处理,以及硬皮甲定型处理,时效处理、热固处理、熨烫暗纹的表面处理,每一种工艺都有着明码的标价。”

我只是随意的翻了翻,记得弗雷德大叔跟我说过,硬皮甲不需要太多的处理工艺,于是就说:“哦,只要定型处理,其他的那些华而不实的工艺统统不要!”

那位制皮匠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后一眼就看出了这张皮革的缺点来:“好吧,这样……咦,这些沼泽巨鳄的皮革最外层的皮革居然被一种高操的工艺剥掉了,虽然你的这些鳄鱼皮虽然质地还不错,皮革的属性也不会有什么损伤,但是这些皮革制成的皮甲没办法篆刻魔纹法阵,以后无法制成魔纹构装。”

我平静地说:“这没关系,这些沼泽巨鳄的皮革原本也没有想过要制成魔纹构装。”

随后,我开始向外拿那些鳄鱼皮革,一捆又一捆不停的往外搬。

那些成捆的皮革在我面前堆成一座小山,这让那位制皮匠惊喜交加,他问我:“我的天,你到底有多少张皮革?”

我只是笑了笑。

然后又对那位制皮匠说:“这是一单大生意,而且你不用太在意那些平滑的皮革表面,也不用为纂刻魔纹预留出皮革最光滑的部分,这样会节省一大批材料。”

接着说:“你还可以将鳄鱼皮革量一下,然后选用特定的位置制作相同的防具,这是二十三张沼泽巨鳄的皮革,不准备以后篆刻魔纹的话,每套硬皮甲加工难度少了很多,后续处理也极其简单,这样的话每件硬皮甲的加工费就是三十银吧!”

我对制皮匠说出了我的条件:“如果二十三张能够制作出二十三套硬皮甲的话,那么我将会以每套二十五枚银币的价格支付给你薪酬。”

那位制皮匠显然不愿意被我压价,于是着对我说道:“这不行,太少了,去掉一些耗材,我还能剩下什么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冷静一点,暂时让我把话说完:“听我把话说完,毕竟这整张的皮革很大,一张皮革做出一套硬皮甲套装来应该是绰绰有余,如果你能够节省一点的,余下的这些边角料应该还能拼凑成额外的一套硬皮甲,你们每多加工出一套硬皮甲,我不但额外支付给你二十五枚银鏰儿,还会将之前拟定下来的价重新格抬高一枚银币,以此类推,当硬皮甲的价格上涨到三十枚一件,涨幅就会自动停止。”

制皮匠这么一听,于是说:“这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我接受。”

我将一卷羊皮纸递给那位制皮匠,然后说:“这是硬皮甲的加工尺寸,按照这些尺寸来做。”

看到我制作硬皮甲的图纸,由衷地称赞说:“您麾下的战士身体真够强壮的啊!”

我笑了笑,倚在门口门口对制皮匠问道:“这些魔纹构装,大约多久才能做好?”

制皮匠仔细的计算了一下时间,说:“两个月。”

我的手一挥,只说:“一个半月,时间不能在长了,我可不想等。”

制皮匠犹豫了半天才说:“好吧,我会如您所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