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遗计斩魏延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9:44:42 来源: 陕西信息港

中秋之夜,五丈原。一丝风也没有,月色惨淡。  百里连营,安静而又肃穆。鹿角栅栏处,一排旗竿泛着惨白的光,旗帜死猫一样垂下来。偶尔可闻战马清晰的响鼻,隐隐有刁斗声从中军大帐传来。  中军大帐内,侍卫重铠按剑环立,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庄严,都是泪痕满面,神情悲切。卧榻上,诸葛亮形容枯槁,纤细的脖子仿佛受不了鹅冠的重压,头软软地靠在卧榻上。往日合身的皂袍也显得又宽又大。  马岱急步入帐,拜伏榻前。诸葛亮睁开昏暗的眼睛,用鸟爪般的手指颤抖地拿起榻边的羽扇,对马岱轻轻地招了两下,示意马岱附耳过来。  诸葛亮虚弱的声音也只有附耳才听得清楚:“马将军随亮东征西讨,出生入死,功劳无数。平时多有委派少有擢升,亮有负将军也。戎马倥偬,将军如今已是霜染须发,而亮也将大去矣!”  马岱虎目蕴泪,戚然叫道:“丞相,岱本西凉边陲俗鄙之人,得蒙丞相不弃,青眼有加,如今人前显耀,皆赖丞相大恩也!丞相所染小疾耳,延医调治,不日自会康复。”  诸葛亮说:“亮虽然神思昏沉,已知病入膏肓,药石无灵矣!今有一事委托将军,一者此事至关重大,非将军之智勇不得胜任,一者亮对将军心有亏欠,要送一件大功劳给将军。事成之后,帝自当重酬将军。”  马岱肃容道:“丞相但有吩咐,岱敢不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诸葛亮道:“魏延素有异志,亮去之后,必行叛逆之举,军中无人可挡其勇,汉室危矣!今亮临终以大事托将军,望将军以国事为重,屈身暂从魏延。待交战之时,自有人用言语刺激魏延,将军待其大呼三声‘谁敢杀我’之时,疏于戒备,趁机杀之。兹事体大,切记吾言,不得有误!”  马岱受命,泣拜而退。  一会儿,长史杨仪奉命来见。诸葛亮交付其统军大事,,把一锦囊置于杨仪之手,殷殷嘱咐:“亮大去之后,魏延必反,届时公且不必惊慌,但拆看锦囊之计,自可解除危难。”杨仪恭敬受命,再拜退出。  要说这诸葛亮果然有通天彻地之能,鬼神莫测之机。日后魏延果然造反,而马岱和杨仪也依计果然斩了魏延。  只是诸葛亮此计设于临终之时头脑昏沉,实在大有纰漏。呵呵,其实斩魏延,只须马岱一人即可,假意从他造反,找个冷不防,一刀就完事。诸葛亮把个杨仪放进这个计划,实在是画蛇添足了。这个计划的成功就需要具备更多的条件了。所以,马岱和杨仪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并非如书上所说一击即中,其实有许多曲折坎坷,当真凶险万分。  数日后,诸葛亮辞世。中秋之时,依然艳阳和旭,满山青翠,只有恢宏的连营和猎猎的旌旗召示着山河倾颓征战频仍。  魏延寨中,魏延和马岱已经是酒酣耳热。魏延踌躇满志春风满面:“放眼汉营,没一个是你我对手,天幸将军和我同心!明天我们趁杨仪与司马懿纠缠,先抢到栈阁道口。等杨仪退兵回来,我们就把他干掉!再领兵拿下汉中,然后西川就垂手可得了。到时候裂土称王霸业既成,我当与将军平分秋色!”  马岱离座跪拜于地:“魏将军,末将愚钝,向来没有雄图大业。我之所以追随将军,只是看重将军智勇足备人中龙凤,将来必有大成。日后我能得将军赏识,弄个比现在大点的职位养老就好,哪里有什么非份之想。”  魏延大喜,起身延座:“马将军,今日魏延心里痛快,与你共谋一醉。他日魏延但有所成,绝不敢辜负马将军辅助之恩。”  至晚魏延大醉,伏在桌上就睡着了,鼾声如雷。马岱起身告辞,魏延浑然不觉。看着魏延的后颈,马岱的手不觉抓向腰间的佩剑。多好的机会啊,只要拔剑一挥,一场谋反便可以止于萌芽!  可是马岱马上又想起丞相的言语:“待交战之时,自有人用言语刺激魏延,将军待其大呼三声‘谁敢杀我’之时,疏于戒备,趁机杀之。兹事体大,切记吾言,不得有误!”  马岱的手缓缓地放松下来,心想:“丞相神机妙算,或许另有深意,我岂敢擅自行动!”于是大步出帐而去。  次日,魏延不理会杨仪兵符将令,拔寨引本部兵马望南奔栈阁而去。  马岱与魏延各执大刀并辔疾行,两马时有错蹬。马岱看着自己锋利的刀口离魏延的后背有时只有两尺的距离,心里被诱惑得不行。两尺!对于马岱来说,在这个距离暴起挥刀,被袭击的人不可能有成整块儿死去的机会。的结果就是斜肩带背分段落马。心里天人交战,想到诸葛丞相严命,终究还是作罢。  话说杨仪和姜维用诸葛亮木像吓退司马懿,追杀一阵,扶柩退兵。正回到栈阁道口,忽见前面火光冲天,杀声震地,一彪军拦住去路。哨探向杨仪回报说魏延烧毁栈道,引兵拦路造反。  杨仪大惊,急忙拿出丞相所赐锦囊与姜维同看,拆开看时,外有一行字:“待与魏延对敌,马上方许拆开。”  姜维大喜,说道:“既然丞相有戒约,我去与魏延对敌,杨公只管拆开锦囊依计而行了。”  说完,带兵奋勇而出。两军对圆,射住阵角。姜维挺枪立马于门旗之下,高声叫骂:“反贼魏延!丞相不曾亏你,如何要谋反?”  魏延大叫:“少啰嗦,只叫杨仪拿头来见!”  杨仪在门旗影里拆开锦囊,却是:“激魏延大叫三声‘谁敢杀我’,自有人取其性命。”不觉大喜,拍马而出,手指魏延笑道:“魏延,是大丈夫的,就在马上大叫三声‘谁敢杀我’,叫完之后你若侥幸还有命在,我便把兵符交给你,汉中城池献给你!”  马岱听得杨仪说话,心里暗暗叫绝:“丞相果然一切都有安排,且待魏延一叫那话儿,我就动手!”  马岱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转了转刀柄,丹田处沉下气,眼睛的余光看住魏延的后脑勺,耳朵张起来听魏延说话。  魏延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又是绝好的机会!马岱这时有把握在眨眼间就砍下魏延的半边脑袋,可是他没有听到丞相严嘱的那话儿,他只得耐着性子等。  魏延的笑声停下来,开始说话了。这时马岱已经感觉手中的刀柄和自己的手臂变成了一体,可以灵敏地击中任何目标。魏延叫道:“杨仪,这是要干仗,你他妈吓成神经病了吗?老子先取下你头来再叫给你听!”  说完拍马举刀冲出,直奔杨仪而去!杨仪本是文官并非武将,见魏延如猛虎扑来,吓得呆坐马上,竟然忘了策马回逃!幸得姜维马快,在刀口堪堪挥到杨仪颈脖的那一刻,一枪就挑了开去。  杨仪醒过神来,没命介奔回本阵。姜维和魏延交手不及十合,感觉气息岔乱力量不支,往本阵败回。魏延见姜维败走,举刀一挥,后军随马岱掩上。一场好杀!  马岱身处乱军,只得挥刀狂舞,把昔日的战友兄弟如砍瓜切菜一般,杀落一地!马岱听见自己的心,在悲痛嘶叫:“闪开,闪开!天哪!天哪!杀,杀!天哪!”  杨仪姜维引败军退远,­魏延不再追赶,反正守在你必经之路,不怕你长翅膀飞过去。  魏延使劲地拍马岱的肩膀:“好兄弟,真虎将也!”  当晚,马岱不能成眠,蒙在被子里泣不成声:“丞相,丞相啊,您的闷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啥药啊?如今马岱杀了那么多好兄弟,实在是愧疚难当啊!丞相,我可如何是好呀!”  ­杨仪逃脱惊魂未定,懊恼不已:“这魏延并不受激,终究不肯说那话儿,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这边马岱还在心念电转:“丞相啊丞相,倘若魏延始终不说那话儿,我岂不是要跟着他一直背反下去,以后,我岂不成了谋反罪人!还有,我的妻子儿女都在成都,数日之内斩不了魏延,只怕成都的菜市口,要成了我妻子儿女的断头之处!”  想到这里,马岱惊吓得汗出如浆。  先不说两人惶恐不安。姜维来见杨仪,说道:“魏延和马岱都有万夫不当之勇,现在把守栈道要害,我们实在不可以取胜通过。”  杨仪焦躁不已:“如此岂不要死在魏贼之手?”  姜维又道:“此处名槎山,虽然崎岖险峻,却有一小径可以抄出栈道之后!”  杨仪大喜,命令人马连夜往槎山小道进发。  却说魏延既已烧毁栈道,屯兵南谷,把住了隘口,自以为飞鸟难过。一晚好睡,未及天明,帐外急报连声。赶紧升帐问事,却是杨仪大军全从小径绕过栈道去了,自己的军队要去取汉中反而被隔断在后面了!  魏延大怒,吩咐马岱拔寨跟来,自引五千精锐出了南谷,望汉中方向疾追。大半日光景,魏延望见杨仪大部,鼓勇奋进,呐喊摇旗杀奔过来。  杨仪有了退路,倒也不太慌张,吩咐士兵射住阵角,领姜维、先锋何平出来迎战。杨仪鞭梢一指:“谁与我拿下反贼魏延!”  先锋何平拍马而出,挺枪来抢魏延。魏延举刀相迎。耀眼的刀光很快淹没了枪上的红樱,何平如何当得魏延之勇,不数合败走,魏延也不追赶,只叫杨仪遣将来战。  杨仪见先锋败回,营中并无一将可以与魏延一搏,不觉忧上心头。又想起诸葛遗计,觉得不妨再试一试。于是叫到:“匹夫魏延,昨天我让你大叫三声‘谁敢杀我’,你居然怕死不叫,还算什么蜀中名将!你的胆子呢?是男人的你今天就给我叫一次!”  魏延冷笑道:“脑袋被马踢坏了的神经病!老子连造反都敢,你这鬼话莫说三声,便是千声万声又有何不敢的?”于是按住马辔,大吼一声:“谁敢杀我!”  杨仪见魏延还是好端端坐在马上,心里惊疑不定,吞下一口冷涎,嘶声叫道:“还有两声!”  魏延又是一声大喝:“谁敢杀我!”  姜维见魏延匹马出战,周遭无人,根本没有谁可以立斩魏延。只得大叫:“我来杀你!”然后打马出战。怎耐魏延刀沉力猛,杀法精良,不到二十回合,姜维败走。魏延大刀一挥,五千精锐呐喊向前,势如疯虎。杨仪军被冲破,弃甲丢盔而逃,自相践踏,死者无数。  杨仪魂飞魄散,只管打马飞逃,奔走数十里,见身后再无追兵,方始歇住,收拾残兵,会齐姜维何平,迤逦撤入南郑城中。  魏延会合了马岱大部,大胜一场,欢喜不已,言及杨仪又要他叫那话儿,笑得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马岱懊丧不已:“可惜我不在场,枉死了那么多好儿郎!”  又暗自叹道:“丞相啊丞相,干嘛非要在对敌当口等他叫那话儿时我才可以动手收拾他呢?要不是非得这样,看看,眼前他笑得前仰后合的,我抬手一剑就解决了这个反贼。丞相,你到底是什么用意呀?可别误了我家人性命啊!”  南郑城内,杨仪疑惑不解:“丞相从来算无遗策,今天怎么不灵了呢?”通过一番苦苦思索,杨仪突然使劲儿拍起了自己的大腿。  姜维惊问何故,杨仪说:“是我疏忽了!丞相的锦囊妙计说了要魏延叫三声那话儿的,他只叫了两声,如何会有用呢!唉,当时你要不拍马出战就好了,我怎么也要激他再叫上一声的。丞相算无遗策的,问题就是出在这里呀!”  姜维只有苦笑。  次日,魏延马岱耀武扬威来取南郑。城内人人自危,士气低落。姜维和杨仪商量先挂了免战牌再说。杨仪说:“不用挂免战牌,今天我一定要取了狗贼性命!”  姜维大喜:“不知大人有何妙计?”  杨仪说:“不是我的妙计,是丞相的妙计!”  姜维不明白了:“丞相的?”  杨仪眼里闪着坚定的狂热:“丞相从来神机妙算,无有不应验的。我们不应该有任何的怀疑!今天,我再领兵出城,务必要那个狗贼叫上三声那话儿,必有应验!”  姜维劝道:“魏贼今天更有马岱相助,大人千万不可轻身犯险。”  杨仪凛然道:“两次奔逃,已经令我羞愧难当生不如死。若一味怕死,我将如何带兵如何服众?如何对得起丞相重托?今天杨仪带兵出城迎敌,姜将军不必随同相护,有丞相遗计,不怕取不来狗贼之首。”  姜维死谏,被杨仪以军令叱退。  魏延马岱正在南郑城外叫骂讨战。但见城门开处,旌旗林立,当中一人,轻骑而出,正是杨仪。杨仪直奔到阵前,倒把魏延看愣了,拿刀一指:“老匹夫,自来寻死吗?”  杨仪浑然不惧,大笑道:“魏延,人人都道你蜀中名将,我看你就是一胆小鼠辈!”  魏延一头雾水了:“老子怎么胆小了?”  杨仪说:“你连大叫三声‘谁敢杀我’都不敢,还有脸在这里耀武扬威!”  魏延憋不住笑起来:“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马踢坏了?我昨天不是叫过了吗?”  杨仪大笑起来:“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门夹坏了?你昨天明明只叫了两声!三和二都分不清,看来你的脑袋被夹得不轻!”  魏延大怒,提刀欲出。杨仪又大叫起来:“魏延,你要真有胆,今天给我响响亮亮叫上三声‘谁敢杀我’,我当即就开城投降,汉中之地拱手相让。否则,我等拼死一战,你也讨不了多少好去!”  魏延回过头对马岱说:“你看,老家伙的神经病又犯了。”  马岱在他身后使劲挤出一张笑脸。  魏延收起笑容,大声说道:“杨仪,你敢孤身出阵,今天要不投降,但无生还之理。好!老子就如你所愿,叫你投降投得心服,或者死也死得瞑目。”  魏延仰天一声大叫:“谁敢杀我?……”  身后突然声如巨雷:“吾敢杀汝!”当然,这一声是马岱发出来的。当然,伴随这一声大吼,马岱完成了举刀劈杀的动作。当然,这一刀很快,魏延只来得及听到“吾敢”两个字,“杀汝”这两个字响起的时候,魏延已经再也听不见这世界上的任何声音了。  杨仪听得魏延一声大喝,心下便忐忑起来。又听得马岱紧跟着发出大吼,倒是吓了一大跳,身子一激凌脖子一收眼睛往大里一睁,只见马岱在魏延后侧双手一抡,白亮亮的刀光如匹练一起一落。待得吼声落地,魏延脸上的狰狞变成了难解的迷惑。  片刻,战场变得死一般的寂静,魏延脸上的肌肉开始放松下滑,突然,“仓啷啷”一声,魏延的大刀掉在地上,接着,魏延身子一侧,倒撞马下。南郑城上的蜀兵看得真切,齐齐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  且不说如何收拾叛军,人马鼓噪入城。是日晚,庆功宴上,杨仪对诸葛奇谋那是叹服不已:“丞相真神人也!嘱我激魏延大叫三声‘谁敢杀我’,次魏延没有叫,杀不了那反贼。第二次魏延只叫到两声,嘿,还是让他苟活下来!看看,今天魏延加上昨天刚叫到第三声,”杨仪举手来了个抡刀的动作:“这不,果然就被马将军喀嚓砍了!丞相神机,可谓丝毫不爽啊!”  姜维也叹服不已,唯有马岱却显得很平静。  不日回成都,帝果然对马岱重加封赏。  只是,此后马岱午夜之时,总有恶梦缠身。不是梦见自己成了叛国大贼人神共愤,就是梦见自己和情同手足的战友殊死搏杀,再不就是梦见家人被齐齐绑缚刑场,刀起头落,再不就是梦见诸葛亮鸟爪一般的手扼住了他的咽喉,半点不能动弹,拼死挣脱不开。 共 55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癫痫常见的诊断方法有哪些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