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小说滴血的老鸦藤下部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0:40:32 来源: 陕西信息港

沈世福过世后,长房长子沈呈麟接管家事,在整理家族物资时,竟然找不到家里的相关地契。而沈家的烽火战争也由此而起。  章因旧恨分产业求新爱创悲情  家丑不可外扬。沈呈麟知道地契的丢失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悄悄把弟兄五人召集到租屋里。祖屋静悄悄的,父亲世福的画像高高地挂在祖屋正堂,那双深邃的眼紧紧地盯着呈麟,呈麟知道父亲在埋怨自己的无能。可自己又能做什么。弟兄五人一致决定瞒着外人。世福的离世掏空了大奶奶卢氏的整个身体,在伤心和仇恨的纠缠之下大奶奶带着无尽的伤痛也走了。三奶奶顿时成了家里的能人。她认为家人太多不好管理,强令呈麟分家。无奈之下呈麟把家业一分为五。因弟弟老五善小,由大哥代管。可老五毓麟在母亲的要求下提出跟三哥锡麟过。老三锡麟是小妾黄氏的儿子,他像母亲一样,胆小怕事。一直以来无论何事都是哥哥、弟弟说了算。当老五提出和他同住时,他高高兴兴带着弟弟回到了家中。妻子也是贤惠淑德之人,对小叔有礼有节,一直到帮小叔娶了媳妇都相安无事。  沈毓麟娶了媳妇后提出单过,三哥退还了他所有的家产。毓麟的媳妇是母亲哥哥的女儿,她的性格和姑姑不相上下甚至有过。她的一副好嗓子可以让鸡不敢上架,狗不敢离窝。三奶奶在媳妇优美而又刺耳的吼叫声中匆匆结束了自己还未完成的使命,也随着世福去享受后辈的供奉去了。一天晚上,毓麟在整理母亲留下的箱子时,发现了家里的地契。他竟然发现大哥在分家产时无形中给三哥家和二哥家分了双倍的面份。他知道地契是母亲藏的,现在拿出去根本无法和哥哥们交代。可他不想吃这种哑巴亏,妻子侬芝更是无法忍受。  老三家和老五两家仅仅一墙相隔。有事没事侬芝都会指鸡骂狗。三嫂在三哥的规劝下从不与她搭嘴。  一天早上三嫂刚起床,就隐隐听到侬芝的叫骂声,三嫂本不想理会,可叫骂声句句灌耳,仔细一听竟代自己的祖宗八代,三嫂多日的怨恨像储蓄已久的干柴此时终于喷涌而出。三嫂冲门而出,只见自己家的大门上到处一片粪便。三嫂一把按住侬芝,把她压在身体之下,脱下自己脚下的鞋子就是一顿猛揍。可怜侬芝被揍个昏头转向还嘴里不饶人。三嫂转身抓住一坨狗屎就塞进侬芝嘴里。家人都来了可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拉一下哪怕假装的劝架也没有。沈毓麟害怕自己的用意被识破,赶忙跑到大哥呈麟家去。  呈麟早已听闻事情的经过,本打算过去劝劝,可想到五弟二人的所为也希望让他二人吃吃苦头。看到五弟,呈麟知道装不住了就随着五弟到了他们的住处。  三嫂早已经进屋了,正在堂屋里奶着孩子。  侬芝睡在院子里的地上,嘴里的狗屎吐干净了,可嘴里狗屎话却不可听。  “天杀的沈呈麟,你三嫂是你妈还是你老婆,烂婊子打我你不管,她给你添屁股了嘎”  “狗日的沈毓麟,你死去那个旮旮旯旯,你白白生根鸡巴,老婆被打你也不敢放个屁。”  三嫂又走了出来。  “我的妈呀,我要死了。”  侬芝看到三嫂,一骨碌翻爬起来就跑到沈呈麟的背后。  院里传来一阵大笑。  “进屋,不要脸”。沈毓麟狠狠抽了老婆一个大嘴巴。侬芝怕毓麟,因为毓麟比她还很。侬芝乖乖进了屋子。  毓麟对呈麟说:  “哥,做人得公平,分家时我还小,你们可以多占,可现在该把我的面份还给我。”  “老五,土地的分配是公正的,你三哥和二哥家娃娃多,多分点是应该的,当时你还跟你三哥过,你三嫂对你多好你不知道。”  “狗还会知恩,可你们咋对你三哥家,小则顺手牵羊,大则偷鸡摸狗,自家的老底还生怕别人不知道……”  沈毓麟的脸比锅底黑。“走着瞧,我的东西,我要拿回来,而且要加倍的拿回。”  侬芝不敢碰三嫂,因为三嫂是个动手不动口的人。侬芝只可以当口的将军,在战争中她永远是个失败者,但她有的是功夫和计谋。  第二章施巧计骨肉相残自作孽死后横葬  二哥沈徵麟是二奶奶黄氏的长子,容貌俊朗、多才多艺,在衙门里担任一定的职务。因为父亲沈世福与同僚的一句玩笑,给他定了一门娃娃亲。谁知大小姐过惯养尊处优的生活,来到家里稍有不满就摔锅砸碗。徵麟很怕回家,因此侬芝常来找二嫂聊天。    二哥和三哥很要好,两人常常聊天到深夜。  三嫂不是大家闺秀,但是喜欢看书,描画。她那教私塾的老爹没有给女儿留下万贯的家产,却培育了女儿一身的才气。原本三嫂不想与任何人争嚷,可侬芝的嚣张让她和村里人见识了三嫂的能力有多强。三嫂一直喜欢独居,在自己的屋子里尽情阅读自己喜欢的书籍,尽情描摹自己喜欢的世界,因而对于外界的分争她不希望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更不希望与自己有关,因而在闹过之后,他让丈夫把家里那块的田给了老五家,她不是怕,而是不愿意看到骨肉的争吵。  三嫂给自己找了一份而外的事情做。她喜欢到祖屋后的林子里去,静静的坐在那块冷冷的石头上,听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看白云与树枝的游戏;把玩着自己的发梢,默默回想着当女儿时的趣事。她高兴时会大声说出自己心中的感想,会画出心理的图画。三哥认为三嫂不管家事,所以在三嫂的儿子洪儿三岁的时候又娶了钱氏。三嫂落得清闲,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教育孩子和绘画上来。  一天三嫂拿着一只鞋垫又来到了后山。  天并未因三嫂的兴致而响晴,那些常常与树梢游戏的白云也阴沉着脸,无精打采的敷衍着逗弄自己的树枝。树枝随着风的肆虐被逗得花枝乱颤。三嫂的衣裙在风中也只有颤斗的份。三嫂想回去,要不老天哭起来自己一定会淋个落汤鸡。可三嫂听到有人在哭。  “我的天,别是追命鬼呀?”三嫂加快了脚步,可声音很响而且很熟悉。  三嫂顺着声音找去。  是有人,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不停地打滚。  “生病了吗?”三嫂在问,可男人没回答,只是不停地用手撕扯自己的头发。看清了,是二哥徵麟。三嫂赶忙跑过去,拉住二哥的手。二哥头疼的利害,三嫂帮二哥揉着头。“二哥是着沙了。”三嫂把二哥拖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腿上,顺手拿过鞋垫上的针就帮二哥戳沙。二哥渐渐平静了,三嫂帮他把弄皱的衣服理了理。对于二哥的怕回家,三嫂也劝过多次,也同情过二哥多次。昨天徵麟和几个同僚回村办事因为到了午饭时间就下厨给同僚们做了饭菜,正吃着,妻子陈氏回到家中看到桌上的鸡肉,转回到鸡窝,抓住下蛋的母鸡,手拿菜刀回到堂屋,把鸡头垫在门槛上,手起刀落,宰下鸡头,把死鸡丢到沈徵麟的面前。同僚们吓的转身就跑。沈徵麟一下子急倒在地上。当晚二哥就没在家,二嫂来家里找过,大家还以为他到衙门去了,谁知道他竟然在山上坐了一夜。又急又冷让他着了凉,正好遇到三嫂。  也活该有事。  鬼使神差,侬芝偏偏这时候出来找鸡,偏偏又看到二哥躺在三嫂的腿上。  侬芝回到家把事说给沈毓麟听。一丝阴笑出现在了沈毓麟的脸上。  “我的二嫂唉,你整天累死累活,我二哥在外面花天酒地,你图个啥耶。苦到头,人是别人的,家产怕也是别人的。”侬芝对着二嫂一阵乱叫。陈氏对丈夫一夜未归本已经心理不满,听了侬芝的话,更是火冒三丈高,她怒冲冲闯进老三家。  老三正和钱氏在堂屋里逗儿子。  “老三,你个乌龟王八蛋,老婆给你养杂种你也心甘情愿。”  “二嫂,你把话说清楚。”  陈氏哭哭啼啼把侬芝的话复述了一遍。  听了陈氏的话,老三大叫:“把卿玉莲那婊子给我找回来。”  “不用找,我回来了”三嫂走进堂屋。  “二嫂,别只顾自己的嘴,快去看看自己的男人。”  大家跑到山后。二哥回家了,但一躺就是一个月。整个人像变了一样。虽然三哥相信了三嫂的话,但他更不喜欢看到三嫂。  侬芝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她与二嫂闹翻了。她把二哥和三嫂的事,到处在村里乱传。  家里人不在意,可三哥在意,在加上小老婆钱氏的絮絮叨叨,三哥竟然精神失常,常常抓住三嫂和孩子就是一顿暴打。家里被弄得鸡飞狗跳。三嫂常常带着一身伤痕来到后山。  也许是感谢三嫂对自己的救命之恩,还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二哥病后也喜欢到后山来。来静静地看三嫂画画,看三嫂看云。来看三嫂那满脸的悲伤。  又是一个阴历的十五,月光肩负团圆的使命,努力放射着光芒,月晕如纱,淡淡的抹在大城子山的面上,那条传递了太多沈家故事的老鸦藤低垂在地上,它已经早已结束了传承生命之水的使命,也许对于老鸦藤来说,那种神圣也许也就是个传说。反正静坐在地上的老二没有去找寻老祖先留下的辉煌。他只感到了自己的无能,无力抗争婚姻,也无力去为救自己的人找寻合理的解释。他就是那么的无能,无能到每天听着老婆的指桑骂槐而不敢言语,无能到孩子在老婆的挑唆下一个个不与自己讲话。无能的自责像一把利剑搅得老二心疼。那咕咕叫的猫头鹰竟然也在嘲笑自己的软弱。老二决定做一件事来证明自己的坚强和还老三媳妇一个清白。  二哥失踪了。  到了第五天,村里人才在祖屋后的大城子山上,看到一株老鸦藤高高的把老二挂在了树上。奇怪的是老二竟然是笑着的。  老三的疯病越来越严重。  一天沈毓麟匆匆来找大哥:“大哥,三哥要杀人,你快去看看。”  沈呈麟跟着老五跑到老三家时,老三已经倒在了地上,钱氏说,老三要杀他们母子,辛好老五两口子听见跑了过来,老五刚才给了他一棍他才倒的。  “天呀,大哥,怕死了,他眼睛血红,拿刀子追三嫂他们。”侬芝大叫。”  “再给他一棍,要不醒过来又杀人。”老五说。  “我们在,可以帮他们,我们不在咋整。”  呈鳞想了想,走过去拿着棍子给老三加了几棍。  沈呈鳞坐牢了,因为故意杀人。进监牢不久,因为生病死在了牢中。  老四沈素麟为了好照顾大哥的孩子,把大哥的两个妻子接过了门,加上自己家一共三妻,十一个孩子。  老五达到了自己的愿望,他拥有了老二家的一部分土地。而老三家,因为有三嫂卿玉莲的存在,他不敢动。沈家形成了大房、小房的局面。  侬芝的泼辣并没有给她带来好的后果,几个儿子家的孩子总是有一个早早夭折或者发疯。巫师说:是老二和老三来寻仇,的办法就是用一个人横葬来挡住那股袭来的阴气。  随着侬芝的过逝,她理所当然地承担起了横葬的使命。成了沈家的横担(浑蛋)老祖。  沈家的故事在继续,历史也在不断的更改。站在祖坟面前,沈家的第十八代孙乞求着祖辈的谅解。乞求他们饶恕他把他们沉埋在地下的故事暴光在人世间。  那座大城子山依然耸立,那条长长的老鸦藤却在多次的砍伐中早已不见踪影,就像那已经老去的故事,现代的年轻人又有几个愿意去提起。就让故事伴随那逝去的年代远去吧,毕竟人们需要的不在是眼泪。(全篇完)   共 40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那种方式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病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