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王侯 第七百八十二章 天音阁

2019-10-18 22:03:21 来源: 陕西信息港

大夏王侯 第七百八十二章 天音阁

北原,寒风凛冽,雪花纷飞,银装素裹的极地,人迹罕至。

五域之中,北原人数为稀少,寒冷的天气,让北原成为五域中不适合居住的地方。

然而,因为人烟稀少,北原反而保留了人间原始的美丽风景,雪花之下的银色世界,美丽的让人迷醉。

不知何时,风雪中,两道身影并肩走来,宛如画中笔墨,如此美好。

馨雨身上,一袭白色裘衣,走在茫茫雪花之中,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宁辰牵着身边女子的手,依旧一身素白衣衫,简单而又素净。

百里外,天音谷间,一座奇特的阁楼伫立,威严庄重,大气磅礴。

就在这时,阁楼中,霞光升腾,一道淡雅高贵的女子声音响起,传遍整个天音谷。

“贵客前来,开谷相迎”

“是”

领命之声响起,下一刻,漫天雪花飘零,风雪中,一条霞光大道铺展开来,直达天音谷前。

风雪落尽,前方,两道身影缓步走来,数息之后,已知谷前。

“晚辈宁辰,求见天音阁主”

“请入谷”

“多谢”

得到回应,宁辰牵着馨雨走入谷中,瞬息后,谷前雪花飞舞,重新掩去山谷入口。

“好美的地方”

馨雨看着满目银色的天音谷,赞叹道。

前方,伫立山间的阁楼,宛如浮于虚空上,巧夺天工,奇异之极。

两人走到山前,这一刻,霞光垂落,一道美丽尊贵的倩影从天而降,出现两人眼前。

“拜见阁主”

宁辰客气行礼道。

馨雨也随之行礼,不失礼数。

“来者是客,不必多礼”

天音阁主轻应一句,目光看着眼前年轻人,平静道,“知命侯,三十年不见,你更盛往昔了”

“阁主过誉”

宁辰神色认真道,“若非当初阁主出手相助,晚辈的寿元早已耗尽,不可能活到今日,晚辈此来,是专程向阁主道谢”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不必谢吾,知命侯,既然来了,阁中一叙吧”天音阁主平静道。

“嗯”

宁辰点头应下。

天音阁主挥手,霞光垂落,带过两人,朝着山间阁楼掠去。

山谷间,阁楼大门打开,一位位天音阁弟子恭敬行礼,迎接三人到来。

众位女子之首,一位熟悉的美丽倩影微微低下了头,不愿让眼前年轻人看到自己的样貌。

“姑娘,当年的恩怨都已过去,没有必要再放在心上”

宁辰停步,说了一句,旋即继续朝前走去。

舞清曼神色一震,短暂的紧促后,身子渐渐放松下来。

前方,天音阁主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当初舞清曼擅自出谷前往东域神州之事,她已做了惩戒,看得出来,知命侯对此事早已不在意,相反,清曼却是一直难以放下。

这些年,清曼的修为始终增长缓慢,以其资质而言,绝不应该如此。

很明显,知命侯三个字对于清曼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希望今日过后,清曼能忘记过去的恩怨,一心专注在修行之上。

“阁主,晚辈一直有一个疑问,还望阁主能够予以解惑”

宁辰看着主座上的天音阁主,开口道。

“请言”天音阁主应道。

“我想知道当初阁主为晚辈延命百年,是怎样做到?”宁辰正色道。

“抱歉,这是吾天音阁的隐秘,恕吾不能告知”天音阁主直接拒绝道。

宁辰闻言,沉默下来,片刻后,开口道,“是晚辈唐突了,阁主莫怪,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人延命之事,着实匪夷所思,即便踏入真境,想要做到如此程度也非是易事”

天音阁主眸子微微眯起,道,“你已接触过真境级别的强者了?”

宁辰点头,道,“曾经交手过几次”

“十年前,东洲出现的那位可怕强者,是何境界?”天音阁主再次问道。

“半步真境到真境初期之间”宁辰如实道。

天音阁主心中掀起波澜,这么说来,眼前年轻人真的有抗衡真境强者的实力了。

“阁主,我知晓帮人延命之事是天音阁的隐秘,不过,能否请阁主告知,想要做到此事,需要怎样的代价?”宁辰认真道。

天音阁主眉头轻皱,目光看向前者身边的女子,片刻后,心中了然。

“寿元天定,无法改变”天音阁主压下心中波澜,开口应道。

宁辰一怔,面露不解道,“那当初为何阁主可以为晚辈延长百年寿元”

“你的情况不一样”

天音阁主平静道,“你本来就是先天强者,寿元非是凡人可及,你的寿元之所以枯竭是因为以五百年的生命本源换取了百年根基,不过,你的身体还保留有先天强者的强度,只要代价足够,吾便能为你补上部分寿元,只是,百年已是极限,无法再多”

宁辰凝眸,许久之后,开口道,“凡人寿元,真的无法改变吗?”

“不能”

天音阁主摇头,道,“至少,在吾现在的认知中,还无人能做到如此,改变一个人的寿元,等同逆天而行,要想违逆天意,其中难度不用吾再说,想必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宁辰沉默,逆天而行,如同凡人登天,可望而不可及。

不对!

突然,宁辰回过神来,仿佛想到了什么,目光看向前方的天音阁主,凝声道,“阁主,你方才说的代价足够,是什么意思?”

“此事你无需知晓”天音阁主平静道。

宁辰眸子盯着前者,一直以来,他就觉得有哪点不对劲,原来在这里。

即便他的情况特殊,天音阁主能够为他延命,也不会太容易,他在长陵的时间不算短,女尊却极少提起这位天音阁主,可见两人就算有交情,也远远没有到这种程度。

“你无需再多猜,此事吾已答应过别人不会说出,所以,你在吾这里,得不到答案”天音阁主淡淡道。

与此同时,禁天时空,巨大的音磨沉浮其中,音磨前,一位白色衣裙的女子一步一步艰难前行,三十多年,无数个日日夜夜,不曾停下半刻。

女子双肩,从虚无中垂下的铁索穿过琵琶骨,干涸的血迹残留白衣之上,如此刺眼。

突然,一阵难以忍受的心悸传来,暮成雪一声闷哼,踉跄数步,嘴边一滴滴鲜血悄然滑落。

“呃”

奇异的光华升起,驱散女子心中的情感,太上忘情,一朝选择,终生难脱。

音磨停滞,道音生变,天音阁中,天音阁主有感,立刻起身,眸子看着前方,露出凝重之色。

“知命侯,请在此稍等片刻,吾有些事要处理,去去就回”

话声中,天音阁主身影闪过,消失不见。

“怎么了?”馨雨不解道。

“不太清楚”

宁辰摇了摇头,眸中闪过一抹异色,刚才天音阁中的法则之力确实发生了改变

,天音阁主的离开,应该与此有关。

谷中没有发生什么,谷外也没有外敌入侵,为何天音阁的法则之力会出现变化?

禁天时空,天音阁主现身,看着音磨前遭受自身功体反噬的女子,脚步一踏,掠至其身前。

真元灌入,压下太上忘情之力,天音阁主神色渐渐凝下,已经快四十年了,她还是忘不了吗?

“是他来了”

伤势暂时压下,暮成雪双眸缓缓睁开,疲惫道。

“暮成雪,道理不用吾再说,你修的是太上忘情,不能动真情,当年你都能成功忘掉,为何现在不行?”天音阁主沉声道。

暮成雪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没有说回答,重新推起音磨,继续完成曾经的承诺。

天音阁主轻叹,也没再问,身影闪过,从禁天空间离去。

天音阁中,天音阁主出现,看着眼前素衣年轻人,神色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复杂。

两人注定有缘无分,却一直牵连不断,百年之约过去,届时,知命侯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希望,一切都会随之结束。

“知命侯,吾能说的都已告诉你,至于你刚才的问题,吾答应过别人要保守秘密,便一定不会说”天音阁主正色道。

宁辰闻言,眸子微微眯起,片刻后,客气一礼,道,“既然如此,晚辈也不再打扰,多谢阁主款待,先行告辞了”

“请”

天音阁主没有挽留,平静道。

宁辰点头,带着馨雨离去。

看着两人离开,一直没有说话的舞清曼上前,开口道,“师尊,为何不将事实告诉他?”

“知道事实又能如何,暮成雪修炼的功法,注定不能动情,而这位知命侯,时日也无多了”天音阁主淡淡道。

“时日无多?”

舞清曼面露震惊,难以置信道。

天音阁主点了点头道,“知命侯体内已无真气波动,明显是修为尽散,吾当初为他延命百年,若不能踏仙,这百年便是他的时光,不过,相较而言,他身边那位女子,寿元更是已经所剩无几”

天音谷外,两人相伴走出,馨雨看着身边夫君,面露笑容道,“我们去哪?”

“想去天外天看看吗?”宁辰轻声问道。

馨雨想了想,点头道,“想”

“那我们现在就动身”

宁辰脸上露出温和之色,牵过身边女子,刚要动身,眸子却是狠狠一颤。

但见女子青丝之间,丝丝雪白出现,如此刺眼……

淮南治疗白癫风医院

绥化治疗癫痫病医院

驻马店治疗卵巢炎费用

淮南治疗白癜风方法

绥化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贵州专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南阳睾丸炎治疗费用
贵州有没有治疗癫痫病医院
南阳睾丸炎治疗价格
贵州癫痫病哪家治疗好
本文标签: